200921814384532192.jpg  

魯班是中國最早的軍火商?
造“飛機”和雲梯 

中國墨子網

 http://www.chinamozi.net/news_view.asp?id=541

商業如何的誕生如今已不大可考,然而可以確定的是:規模產業的初始往往與戰爭脫不了干係。戰爭的目的是掠奪資源與人口,商業的目的是流通資源和財富。當商業與戰爭結盟,尤其是軍火商與強力君王結盟,歷史的形態就會發生改變。

中國古代軍火產業的發達程度令人歎為觀止,《墨子》的城守各篇已經詳細解釋了“備城門”、“備高臨”、“備梯”、“備水”、“備突”、“備穴”、“備蛾傳”等等防禦和反攻型軍火器械,唐人杜佑的《通典》卷一百六十“兵十三”中羅列出了詳細的“攻城戰具”、“火兵火獸火禽火盜火弩”以及“水準及水戰具”,明人張岱的《夜航船》.卷十“兵刑部”之“軍旅”更是對軍火產業及其發明人進行了詳盡描述:“黃帝征蚩尤始戰,顓頊誅共工始陣,風後始演奇圖,力牧始創營壘。黃帝戰涿鹿始徵兵,禹征有苗始傳令,紂禦周師始戍守。黃帝制記裡鼓,始斥候,漢武帝建墩台,黃帝制演武場,周公制轅門。

黃帝制車以翼軍,制騎以供伺候。呂望始制戰艦。武王會孟津,命倉兕具舟楫。公輸班為舟戰鉤拒。伍子胥治水戰,制樓船灘船。智伯決汾水,始水戰。蚩尤始火攻。孫子制火人、火積、火輜、火庫、火隊五法。魏馬鈞制爆仗起火。隋煬帝以火藥制雜戲,始施藥銃炮。黃帝始制炮,呂望制銃,範蠡制飛石用機。黃帝制纛、制五彩牙幢。禹制,懸車上為別。

周公備九旗。伏羲制幹、制戈。揮制弓。牟夷制矢。舜制弓袋、制箭筒。黃帝制弩。黃帝始采首山銅鑄刀斧;蚩尤始取昆吾山鐵制劍、鎧、矛、戟、陌刀。蚩尤始制革為甲。禹制函甲。黃帝始制槍,孔明擴其制。舜制匕首。黃帝制雲梯,古名鉤援。牟夷制挨牌,古名傍排。孫武制鐵蒺藜劉馥(三國時人)制懸苫,今為懸簾。嶽飛制藤牌。殷盤庚制烽燧告警。趙武靈王制刁鬥傳。魏制雞翹報急,制露布、漆竿報捷。”

當東周王朝的時候,出現了兩個偉大的軍火商,一個叫公輸般,一個叫墨翟。公輸般這個人,就是我們通常說的魯班,一說他是魯國的大夫,但《酉陽雜俎》卻說他是“敦煌人,莫詳年代”。然而所有資料公認的是他製造軍火的高超技藝。《酉陽雜俎》說他“巧侔造化”,《漢書敘傳》則說他“榷巧於斧斤”。

公輸般的故事,並不多見於歷史,然而關於他的傳說,譬若如何發明了鋸子,在我們的國家卻是婦孺皆知。然而公輸般最偉大的發明卻不是鋸子,儘管他改變了木工的生存形態並以此成為了他們的祖師爺。

公輸般最偉大的發明是“飛機”,雖然沒有動力支撐,卻能夠依靠機械的傳動維持天空中的翱翔。《酉陽雜俎》說公輸般在涼州建造佛塔時,造了一隻木鳶,敲擊機關三下,木鳶就可以飛動,他就乘著木鳶飛回家。沒有人知道這件事。直到他的妻子懷孕,父母再三追問,他的妻子才說了這一切。後來,他的父親窺探到木鳶的秘密,敲擊機關十多下,乘上它,一直飛到了吳地的會稽。

吳人以為魯般的父親是妖怪,就殺了他。魯般重又造一隻木鳶,乘上它飛到吳地,找到了父親的屍體。魯般怨恨吳人殺了他的父親,回來後在肅州城南,造了一個木仙人,讓他的手指指東南吳地方向。於是,吳地大旱三年。吳地的一位占卜術士占卜後說:“吳地大旱,是魯般幹的啊。”於是吳人帶著許許多多的物品來向魯般謝罪。魯般斷去木仙人一指,這個月吳地就下了大雨。(大唐)建國初期,當地人還祈禱過這個木仙人。戰國時期,公輸班也造過木鳶,用它來探視宋國的情況。

公輸般造木鳶的故事並非小說家的杜撰,《鴻書》記載說:“公輸班制木鳶以窺宋城”。《墨子•魯問》也說:“公輸子(魯班)削竹木為鵲,成而飛之,三天不下。公輸子以為至巧。”不過,也有人把這樁偉大的創舉安插到別人頭上,韓非子就曾說這事是墨子幹的。

倘若說“飛機”的發明未改變歷史的形態,那麼雲梯和鉤拒的出現卻將中國從春秋時代帶入到戰國時代。偏巧,它們又是公輸般的作為。《墨子•公輸》記載說“公輸般為楚造雲梯之械,成,將以攻宋”,《戰國策》卷三十二“宋衛策”記載說“公輸般為楚設機械將以攻宋……墨子曰:‘聞公為雲梯,將以攻宋。宋何罪之有?’”,這便是他發明“雲梯” 的證據。

《墨子•魯問》記載說 :“昔者楚人與越人舟戰于江,楚人順流而進,迎流而退,見利而進,見不利則其退難。越人迎流而進,順流而退,見利而進,見不利則其退速,越人因此若執,亟敗楚人。公輸子自魯南游楚,焉始為舟戰之器,作為鉤強之備,退者鉤之,進者強之,量其鉤強之長,而制為之兵,楚之兵節,越之兵不節,楚人因此若執,亟敗越人。

公輸子善其巧,以語子墨子曰:‘我舟戰有鉤強,不知子之義亦有鉤強乎?’子墨子曰:‘我義之鉤強,賢于子舟戰之鉤強。我鉤強,我鉤之以愛,揣之以恭。弗鉤以愛,則不親;弗揣以恭,則速狎;狎而不親則速離。故交相愛,交相恭,猶若相利也。今子鉤而止人,人亦鉤而止子,子強而距人,人亦強而距子,交相鉤,交相強,猶若相害也。故我義之鉤強,賢子舟戰之鉤強。’”這便是公輸般發明鉤拒的證據。

說公輸般是軍火商,很多人的情感無法接受,然而事實便是如此。

他製作的“飛機”便是原始的偵察機,其目的是為了偵測宋城的情報,為楚國進攻宋國做戰略及戰術上的參考;而他製作的雲梯和鉤拒,同樣提升了戰爭技術,改變了陸地和水上戰爭的形態。中國第一個政黨墨党黨魁墨子曾製作軍火在市場上出售,以為墨黨籌措經費;公輸般出售他製作的軍火並不為了獲取財富,而是為了獲取權貴和君王的賞識,這赤裸裸的交易行為,與墨子的行動並無二致。

我們的歷史波瀾壯闊,而一分為二的東周時代更是燦爛眩目,用狄更斯的說法,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張蔭麟的《中國史綱》形容說:“春秋時代的歷史大體上好比安流的平川,上面的舟楫默運潛移,遠看仿佛靜止;戰國時代的歷史卻好比奔流的湍瀨,順流的舟楫,揚帆飛駛,頃刻之間,已過了峰嶺千重。”

通常人們把周定王元年(西元前476年)當作戰國時代的開始,史學界則普遍認為“三家分晉”為戰國時代的開場,不過那一場聲勢浩大的瓜分直

到西元前403年才最終完成,分晉的三家打發了使者要求周威烈王把他們從大夫升格為侯,周威烈王做了個順水人情,竟然答應了。

然而歷史並不那麼涇渭分明,用固定的年份作為劃分春秋、戰國,難免讓人生出牽強的感覺。倘若以某種軍火的出現,使戰爭形態發生改變作為劃分,恐怕誰都無話可說。
當春秋之時,“征戰的目的以取俘奪貨,屈敵行成為常例;以占奪土地,殘殺敵人為例外。”可是到了戰國時代,竟然出現了“動輒斬首十萬八萬,甚至二十萬,甚至一坑四十萬”的戰爭,就連“屠城”一詞也出自那個時代。

改變戰爭形態的是全新戰爭工具的出現,以前的青銅兵器已經漸漸為鐵制和鋼制兵器取代;“以前純用車戰,只適宜于平原,而不適宜於山險,調動也很遲緩,此時則濟以騎兵和步卒”;當“雲梯”出現之後,攻城不再像以往那麼艱難,平原上的車戰於是便被騎兵和步卒之間的宏偉對壘取代了;當舟虞中出現“鉤拒”這樣的器械後,大規模戰爭的形態又從陸地擴展到了大海與河流湖泊當中。“雲梯”和“鉤拒”就這樣將我們帶入了戰國。發明他們的人叫公輸般,我們稱為魯班的那個。軍火商就這樣改變了歷史,這樣的故事,怕也只有在我們這偉大的國家才得以出現,放在整個世界的歷史上,都不做第二個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家版主:鄧開來 的頭像
墨家版主:鄧開來

墨家的部落Mohism Blog

墨家版主:鄧開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