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qwdqd.jpg

墨者與忍者

 墨清鋒

 http://www.xinmojia.com/view.php?tid=1125&cid=24

大一的時候在家看過劉德華演的《墨攻》,具體情節就是一個墨者幫助趙國粱城守城戰勝敵人的故事。給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劉德華的那一聲叫喊:墨者革離!這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墨者。從此它便在我心裏紮下了根。

前幾年,周傑倫有一首叫做《忍者》的歌,很有風味。“一二三四,櫻花落滿地;有一種神秘,凝結了空氣;一二三四,黑夜裏偷襲;去攻擊,煙霧當武器;一二三四,忍者的物語;要切斷過去,衷心是惟一;一二三四,隱身要徹底;要忘記,什麼是自己……”

忍者與墨者一字之差,卻不可同日而語。一個是天生為主子賣命的刺客,一個是幫人救人愛管閒事的天使。

09年10月,為尋墨者的老大——墨子,我從棗院出發,目的地是滕州,這裏被稱為“墨子故里”。

見墨子心切,短短的路程卻讓我覺起來卻像在洲際旅遊。汽車行駛在高速路上,兩邊的白楊樹飛速的向後竄——這是相對運動,不知道墨老夫子對這一原理有沒有研究,只記得他比牛頓更早的提出“力是物體運動的原因”( 力,形之所以奮也。見《墨經》)。這也說明他的不凡,怪不得毛主席說他是一個“比孔子更偉大的人”(見《毛澤東讀<二十四史>》)。

需要在一個叫做“木石”的小站停車,這個小鎮就是所傳說的墨子老爹所在地。原因之一就是這地方出土過一個唯一能證實這裏曾經是2000多年前所記載的小國——邾國所在地的作戰武器——目夷戈。國寶啊,從此墨子故里的爭論冷淡了下來,滕州成為墨子的老家是不可置疑的了。墨子老爹是一個木匠,但他心裏從沒忘記過他是宋國建國國君的後代,這種夢想寄託在了墨子身上,士族的道路從墨子降生那一個起便銘記了上去。

車進站了,當我走下車的時候,忽然間感覺天冷了下來,令我沒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忘了帶衣服。這真是自作自受了。冷,真冷,不過能見到墨老人家,這次來的值。就這樣頂著瑟瑟寒風,我向墨子紀念館走去。一路上,顧不得看這座小縣城的繁華,眼茫茫,腿顫顫,凍得我精神恍惚,一路恍惚……

我就這樣恍惚著穿越時空,似乎回到了墨者的時代。

春秋戰國,列國紛爭,學術思想空前活躍,這時興起的思想一直影響著後來的歷史。思想爭鳴,諸子百家紛紛登場,墨家是其中的一家,但這一家與眾不同,他的興起可謂是空前絕後。

提到墨家,不得不提它的創始人——墨翟。一個普通工匠的兒子,不滿於儒家的腐酸,為利天下,拯救普天下的百姓,他非儒立墨,獨創一家。當時在禮樂之邦魯國,儒家思想的強大可想而知,而就在這樣的邦國,他不畏強權,敢於喊出自己的口號,發展自己的人生追求。兼愛,也就是博愛,這個博大思想提出的時候,耶穌還沒誕生。從此,他走上了這麼一條道路——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為行“義”,創立墨者軍團,周遊列國,替別人守城,一生以教育為業,沒有當過官。

墨家的成立,是這個時代鮮明的烙印。在墨家興起的一個多世紀裏,墨家的思想影響著整個戰國時代,非儒既墨,墨家的勢力活躍在整個戰國版圖,“天下之言不歸楊,即歸墨”。

墨家思想在我腦海中翻騰,不知不覺就到了龍泉廣場,抬頭一望,古老的龍泉塔就矗立在我面前了。這座古塔建于唐朝,古滕州多水患,為了鎮住河妖,當時的縣令聽從老道的說教,在此立塔。妖怪鎮住鎮不住不從而知,但水患卻真的少了很多。也許是墨子在天有靈吧,保佑了他原先的地盤。

到了紀念館,古香古色的大門敞開著,頗有戰國遺風,映入眼簾的是古銅色的墨子像。腳穿草鞋,背著乾糧,眼睛注視前方,匆匆忙忙的樣子,可能有個小國又遭大國欺負,他要去幫小國守城了,事情緊急,來不急思忖,只顧得趕路。


跨入高高的門檻,進入正廳,正面牆上擺滿了名人對墨子的題詞。孫中山的、毛澤東的、江澤民的、胡錦濤的,四個錦牌分別題寫著對墨子的評論。儘管現在儒學如此興盛,但領導人對墨子還是很關心的。

紀念館解說員是一名老大爺,一見面,他就熱情的向我解說墨家的歷史:“墨者,就是墨家學者的意思,接受墨子的訓練,聽從鉅子的吩咐。守城術,就是以防守為主的技術。墨家人掌握了當時最先進的技術,有很多攻守武器是墨者發明的,墨者鼎盛于在戰國時代,他們為小國守城。”解說員提示我:“那是墨子聖跡堂 ”他指那邊的屋子說,“裏面有墨子一生的事蹟,看過之後,會對墨子有個大概的瞭解,你慢慢看吧,我就不跟著你了,有什麼事在找我。”

聚聚神,我向聖跡堂走去。

一股陽光從暗黃的窗上投射過來。一樽香爐,兩柱清香。

終於有機會與墨子相向而視。雕塑師為他鑄的像沒有我想像的那樣威嚴,眼神中沒有那種遊俠般的余光。《墨子聖跡圖》將墨子一生的偉大事蹟展現在旅者面前,形象而生動。一邊走,一邊看,像是穿越在歷史的時空尋找墨子的遺跡,仿佛看到了他一身玄衣踽踽獨行的身影。

看完聖跡圖,走進科技廳。科技廳的裏有墨子的發明創造,展示了墨子光學、力學、時空觀、聲納原理等,小孔成像可演示,桔槔取水、滑輪、風箱、石臼、規矩等都是墨子的發明。墨子在力學、數學、幾何學、光學、聲音傳播學的領域都有極其輝煌的成就,真是讓世人讚歎,尤其是小孔成像的發明和應用,比西方國家早過千年。一個人一生如果有一樣發明創造,就被稱為科學家,發明家,那麼墨子是當時世界上最偉大的科學家。他與古希臘學者蘇格拉底和柏拉圖顯然更傑出,即使與被譽為科學之父的亞里斯多德相比,墨子在各方面的成就也毫不遜色。

走出科技廳,進入軍事廳,這裏有墨家人的守城武器。連弩車——這是戰國時最強的武器。將連發弩裝在車上,一次多發對敵人造成的傷害可想而知,縱然千軍萬馬也會膽戰心驚。墨家人重視防禦,他們從以“兼愛天下”熱愛和平的思想出發,反對大國以強淩弱,以大攻小的侵略戰爭,主張積極防禦,防止大國的侵略戰爭。墨家集團成員大多數是能工巧匠,他們善於集中群眾的智慧,十分注意改造農、牧、手工業工具作為武器。

他們的“連挺”原是農用打禾工具,“連挺”分兩節,可旋轉,用力省打擊重。這比雙截棍還厲害,因為他兩節帶有利刃。鐮刀原是農具,投槍原為打獵工具,斧、錐原是手工業工具,都被他們改造為切割、投刺、砍殺敵人的武器。這些武器來自普通百姓,便於使用,這說明墨家的防禦武器是來自於下層人民的。他們製作完善的防守工程和科學的防禦武器,成為古代軍事寶庫中的瑰寶,被列為古代最早的防守方面的兵書——《墨子兵法》,可與《孫子兵法》相媲美。

墨家武器中的連弩車堪比導彈卡車,轒轀車堪稱古代坦克,轉射機類似於現在的機關槍,拋石機相比於導彈,此外還有撞車、軒車、雲梯……可贊之處是墨家人早就懂得打地道戰,他們還有對方敵人挖地道的方法——名為窯灶鼓囊,就是用風箱將毒煙熏進地道,但他們有自己的解毒方法,用酒精灑在麻布上然後捂著鼻子和嘴巴。先進,太先進了。遺憾的是墨家人到了秦始皇統一六國時,就走下坡路,直到漢武帝獨尊儒術,墨家人更是消失殆盡。可惜啊可惜,他們的文化隨著歷史就埋沒了,只有等著後人解開一個一個的謎團。

天太冷了,我的相機也沒電了。回去吧……

跟講解員告別,講解員說:“墨家在戰國時是久負盛名的,墨子弟子馳騁戰國,但是現在,墨者的影子幾乎從人們中銷聲匿跡了。其實墨者不僅僅是一段歷史,《墨經》中包含著數學、物理學、軍事學、哲學、機械工程等等,是一種非常珍貴的文化,應該珍惜。現在的孩子中已經很少知道墨者這個名詞了,我最擔心的就是眼看著這種蘊含了豐富的文化底蘊、綿延了幾百年的文化傳承在這一代中斷。”

是啊,誰還知道墨者啊,現在的宣傳只是杯水車薪,真希望政府能夠重視起這種獨特的傳承。

告別紀念館,再次感謝解說員,我直奔車站。

坐上車,整理一下思緒。之前我對墨家自認為是很瞭解的,通過這次參觀,才知道自己瞭解的那些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車啟動,連發弩、機關術、桔槔、《墨經》、墨家弟子……鏡頭一個個的出現在我的眼前,如同電影中顯現的一幕幕影像,生動而感人。

說說忍者,日本的戰國時代,如同中國時的春秋戰國:諸侯爭霸,群雄割據。為了鞏固和擴大自己的勢力,各個勢力開始培養“忍者”來進行偵察敵情、偷襲敵人等活動。忍者的主要工作是受雇於不同的政治集團,從事暗刺探情報等隱秘任務。也正是由於這些任務的性質造就了忍者堅強的意志、超人的體魄、非凡的本領、冷酷的心靈和寡言的性格。忍者和墨者,一個為主子賣命,縱然有神秘莫測的武功;一個則是扶弱救民于水火的俠客。同樣都是武者,卻因為起點的不同,而成為不能相提並論的兩中人物。

忍者說他們的思想來源於《孫子兵法》,我不苟同。

有點累了,閉上眼,靜思……

屋頂傾斜,磚瓦灰藍,庭院松柏環繞,榻榻米彌漫著絲絲草香,屋頂上吹來一陣寒風,那是忍者出沒的跡象……

茅舍參差,木影橫斜,目夷學社依舊寒酸,長刀淩空劃過,樹葉沙沙作響,那是傳說中的墨子劍法……

突然一道寒光閃過,這只是我的靈感。墨者身著麻布玄衣﹐忍者一身黑衣,只露著眼睛,兩者太像了。墨家人最早使用地道戰﹐而地道戰的方法和忍者的遁術是一致的。墨子訓練弟子要求赴湯蹈火,死不旋踵,重於精神的訓練和突襲的方法﹐這也是忍術的核心﹐再者,當墨家人遭受秦始皇屠殺時逃往東瀛古國……莫非,莫非……忍者就是墨者在日本的畸形發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家版主:鄧開來 的頭像
墨家版主:鄧開來

墨家的部落Mohism Blog

墨家版主:鄧開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