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qwdqd.jpg

國資管理正在向價值管理時代邁進

 趙險峰

http://www.xinmojia.com/view.php?tid=1098&cid=20


 

最近,國資委發佈了最新的央企負責人考核辦法,在新《辦法》中,經濟增加值(EVA)指標首次取代“淨資產收益率”,成為出資人對央企負責人進行經營業績考核的核心指標。EVA考核在央企的全面實行,對促進央企轉變觀念、增強資本約束、立足價值創造、提升公司治理在構建EVA管理體系和相關制度中的作用,無疑是重大突破,這表明,我國國資管理正在向價值管理時代邁進。

挑戰傳統規則

價值管理時代的到來,使企業目標由利潤最大化向價值最大化轉變,這勢必帶來企業戰略目標、經營理念、競爭規則、組織結構和激勵機制等前所未有的巨大變革。 EVA概念最早由美國思滕思特公司於1982年提出,目前全球有數百家以上大型公司實施了EVA考核和管理,它們獲益豐厚的實踐,使EVA業績考核被廣泛運用。

EVA考核最大特點是從股東投入資本能夠取得良好和持續性回報角度來考核企業業績,由於以利潤最大化為主要權重的傳統指標體系,存在較大的利潤操縱空間,難以實現短期利益與長期發展的平衡以及有效控制風險等缺陷,導致EVA考核應運而生,成為評價企業業績的全球化標準。其實道理很簡單,企業盈利只有高於資本投入,才會為股東創造價值。EVA指標是稅後淨利潤扣除了股權成本及債務成本後的增加值,能夠真實反映企業的資本經營狀況和價值創造能力。

規則的改變,如同“點子遊戲”,會激發企業的思考與創新。從根本上改變央企背靠“國家”大樹的依賴心理以及缺乏資本約束的弊端,尤其對上市公司中那些拼命到股市“圈錢”,圈成即變臉,股東意識淡薄,甚至不惜坑害投資者利益而被股民詬病的企業,實施EVA考核,對其不失為殺手?。實踐表明,EVA考核將引導央企精算和提高資本回報率,關注發展核心業務、克服短視行為、避免盲目擴張,優化管理模式,有效控制成本、著力於探索和追求EVA形成機制。同時,EVA考核對目前國企中存在的偏離主業,以金融化手段代替企業經營、投資房地產或其他非主流業務等扭曲行為起到抑制作用。

    EVA考核面臨挑戰

作為新的規則,在現實環境中必然會面臨各種挑戰,這就要求國資部門:首先應通過各種方式學習和培訓,將EVA理念根植於企業全員之中,引導企業以EVA為核心制定企業發展戰略,聘請專業機構對企業戰略制定及執行情況進行價值評估,保證考核品質和可信度。對考核指標值和辦法也應根據企業實施情況適時做出修訂和完善,新規則作為企業轉型的切入點,難免會經歷變革的陣痛,據瞭解,該辦法實施後,至少有一半企業EVA為負值,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客觀評價企業業績至關重要,考核部門應找出EVA為負值的主要原因,合理界定和衡量宏觀政策、佔用資本的規模和成本以及不可測因素對EVA指標的影響,做出符合考核規則和實際情況的客觀評價。

其次,構建以EVA為核心的激勵機制。EVA對企業的重要貢獻之一,是建立價值驅動型的激勵機制,通過EVA指標向執行層和操作層各個環節的滲透及分解,使企業全員薪酬與提升股東價值保持一種合理的財富杠杆關係,以激勵整個團隊創造更多的EVA。激勵的方式可多樣化,除應繼續完善傳統的績效獎金制度外,還應積極探索和嘗試股權激勵方式。據報載,上海國資委“今年將結合企業上市,選擇2至3家主業明確、法人治理結構健全、經營穩健的國有控股上市公司同步試行股權激勵。”試行企業顯然偏少,隨著條件的具備,國資委應加大推行EVA考核與中長期股權激勵掛?的力度,保障經營者分享資產增值的權利與承擔風險的義務。

在美國金融危機中,許多持有本公司股票的高管們損失慘重,股票市值一落千丈。但這並不能否認股權激勵在激發經營層創造EVA的潛能,在實現盈利與風險共擔方面的作用也是毋庸置疑的,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機制。此外,對EVA為負值的企業在績效薪酬上如何做減法,也是一個現實難題。應根據負值形成的原因和責任區分,審慎而不失原則地加以對待。

再次是考核結果應作為企業負責人選聘任用的重要依據。墨子“有能則舉之,無能則下之”的用人箴言已傳世千年,但現實中仍然制約著企業的改革與發展。千年難題如何破解、改革障礙如何清除,如何讓國企大船在優秀企業家團隊的管理下,積極應對全球化競爭時代的挑戰,為國家和民眾創造更多的EVA,無疑是廣大民眾所深切期待的。“十七大”以來,黨中央在党的建設、人事制度改革和懲治預防腐敗等方面都作出明確具體的部署,為EVA考核的全面實施提供了保障。國資管理部門應知難而上,充分把握好這一改革機遇,通過實施EVA考核,優化人力資本選聘,對考核發現工作不在狀態、缺乏責任心和EVA創造力較差的企業負責人果斷採取措施,切實改變長期以來能上不能下的用人弊端。

全面推行EVA考核

2008年有93戶企業自願參加國資委EVA考核。而此前上海、深圳等地方國資委也已先行試點,上海國資委2007年試行以來,在EVA測算、評價、關鍵驅動因素分析等具體操作上已取得一定經驗,建立起一套獨立體系。這些先期試行為在整個國企及上市公司中實施EVA考核提供了有益借鑒。不久前,中國投資公司總經理高西慶對外提及中投公司境外投資是主權財富基金中損失最少的,被《北京晚報》點評為“還虧出理來了”。其實,對於社會及媒體非議,中投公司應保持理性和低調,如果給國家上繳紅利超過資本成本,真的賺錢了並高於市場平均資本收益率時,企業聲譽自然會得到提升。

面對全球化競爭和擴大國內居民消費的資金瓶頸,政府應對國資經營提出更高的目標要求,對國家投入成本保值的提法已不合時宜,國企改革三十年了,應明確提出對企業EVA最大化目標要求,在EVA這面鏡子下,企業經營業績一目了然。隨著黨內、社會民主進程的加快和公眾話語權的提高,國有資源配置及價值創造情況人人關注,因為它關乎全體國民利益。

彼得‧德魯克創立的管理學核心是:“責任”。EVA考核就是核對總和增強企業責任的重要方法,只要公司治理結構和組織成員都能夠承擔起應盡的責任,企業一定能夠煥發出價值創造的不竭動力,將管理創新轉化為競爭優勢,實現股東和相關者共用EVA最大化的終極目標。

趙險峰,《中國經濟時報》,原題:“經濟增加值”首次成為央企考核核心指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家版主:鄧開來 的頭像
墨家版主:鄧開來

墨家的部落Mohism Blog

墨家版主:鄧開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