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_50_00_01300000079894122210002132284.jpg 

儒墨之爭(三)

作者:易中天


http://www.yiyuanyi.org/wdjd/gwdj/200903/25_1908_3.html

 

墨子這話當然能夠自圓其說,卻也使自己陷入尷尬。你生病,不是因為做了壞事鬼神懲罰,別人就是,請問這是什麼邏輯?當然,墨子可以說,別人也不一
墨子這話當然能夠自圓其說,卻也使自己陷入尷尬。你生病,不是因為做了壞事鬼神懲罰,別人就是,請問這是什麼邏輯?當然,墨子可以說,別人也不一定。因為人生病,可能有上百個原因。那好,既然人的幸與不幸有上百個原因,鬼神的賞罰只是其中之一,哪又有什麼可怕的呢?這就必須有第三個辦法,即君主的專政。

君主的專政在墨子那裏叫“尚同”。什麼是“尚同”?尚就是上,尚同就是上同,也就是同上,即一切思想、觀念和意見都必須統一於上級,最終統一於上天。這種統一是絕對的、沒有價錢可講的,叫做“上之所是,必亦是之;上之所非,必亦非之”。也就是說,上級說對,下級也必須說對。君主說對,臣民也必須說對。上級說錯,下級也必須說錯。君主說錯,臣民也必須說錯。

每個人的意見,都必須和上級相同(尚同義其上),不能在下面亂說(毋有下比之心)。這樣,上級就會獎賞(上得則賞之),群眾就會表揚(萬民聞則譽之)。相反,如果勾結下級誹謗上級(下比而非其上),上級就要懲罰(上得則誅罰之),群眾就要批判(萬民聞則非毀之)。這就是聖明天子的“發政施教”(《墨子‧尚同中》),即天下一統,君權至上,絕對服從,這就叫“尚同”。

毫無疑問,這甚至是一種專政。而且,在當時的情況下,這種專政最終是由君主(天子、國君、家君)來實行的。因此我把墨子的這第三個辦法,稱之為“君主的專政”。看來,墨子也知道兼愛在事實上做不到,這才提出“以專政行兼愛”。這是墨子的最後一招,而且可能是最管用的一招。但是這樣一來,也就產生了一個問題,即兼愛與專政如何相容。我們知道,愛,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情感,它是不能強迫的。以專政行兼愛,這本身就是一個悖論。更何況,墨子主張兼愛,原本是為了維護人民群眾的權利。尚同的觀念既然是“君權至上”,那麼請問民權又從何談起?這又是一個悖論。正是由於這些問題,儒家和墨家有了第三個分歧,即“君權還是民權”。這是一個最重大的分歧,牽涉到對儒墨兩家的蓋棺論定,我們必須專題討論。

 

 http://www.yiyuanyi.org/wdjd/gwdj/200903/25_1908_3.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家版主:鄧開來 的頭像
墨家版主:鄧開來

墨家的部落Mohism Blog

墨家版主:鄧開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