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873c2ca4g213

《墨經》時空觀

陸建華
http://www.xinmojia.com/view.php?tid=877&cid=20

 
 
時空觀念,古人早已形成,先秦古籍屢言“宇宙”“宇”表示空間概念,“宙”表示時間概念。但是,唯有墨經》初步探索了時空概念、時空的有限性和無限性、時空與物質運動的關係,建構了較為完備的時空理論。
 
關於時空概念,《墨經》定義曰:“久,彌異時也;宇,彌異所也(”《經上》)“。久,合古今旦莫;宇,蒙東西南北(”《經說上》)。即是說,時間是任何不同時間的總和,包括過去和現在、白天和夜晚;空間是任何不同處所的總和,包括東、西、南、北。

《墨經》把時空規定為所有特定的、具體的時空的集合,這種定義相當深刻,包含有時空是有限和無限統一的趨向:“異時”、“異所”是有限的“,久宙“”宇”是無限的“彌異時”“、彌異所”。
 
關於時空的有限性和無限性。《經上》曰:“始,當時也”;《經說上》曰“:始,時或有久,或無久。始當無久”。詹劍峰釋道:“始是時間的起端”“,所謂‘始’,或時已歷久而追溯其本之始,或時未歷久而普發其端之始”。

由此看來,時間乃一無窮無盡的奔流,抽刀斷水,未嘗不可就此際之時謂之始;但實際上時間絕不間斷奔流向前,墨子想借此以說明時間無始無終”。方孝博解釋說:“《墨經》作者明確地認識到:個別事物具體的運動變化可以有一個‘始’,但不斷運動變化發展著的物質世界的整體在時間上則是無窮無限的。

可見,時間是有限的,又是無限的,即“久,有窮,無窮(”《經說下》)《經上》曰“:窮,或有前不容尺”,《經說上》曰“:窮,或不容尺,有窮;莫不容尺,無窮”。這是說“,有窮”指在某一區域之前容納不下任何物體,這樣的空間是有限的;“無窮”指在任何特定的區域之前都能容納下物體,這樣的空間是無限的。可見,空間也是有限和無限的辯證統一。
 
關於時空與物質運動的關係。《墨經》認為時空是統一的,二者統一於物體的運動之中,沒有離開時空的物質運動,也沒有離開物質運動的時空。《經下》“:宇或徙,說在長宇久”,《經說下“長宇,徙而有處,宇。宇,南北在旦有在莫。宇徙久物體運動在時空內進行,有方位(南、北)、時間(旦、暮)上的變化
 
《經下》“:行修以久,說在先後”;《經說下》“:行者,行者必先近而後遠。遠近,修也先後,久也。民行修必以久也”。此謂,行走表現為空間上的由近而遠的變化,時間上的由先而後的變化空間上的遠近、時間上的先後,決定於行走。可見,時空與物質的運動不可分離。
 
在我國古代哲學和物理學史上,《墨經》第一次系統論說時間和空間問題,並取得了較高的理論成就。有些觀點,與古希臘亞裡斯多德的時空觀相比較,《墨經》的時空觀毫不遜色。在今天看來,仍令人慨歎、驚訝。

 

墨家版主:鄧開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