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eeebfb4fecdf913308c55245dfc18eec

墨家的理路:正本清源(代前言)

 作者 顧如

感謝清朝孫詒讓、畢沅老先生將墨家從故紙堆裡刨出來。
也感謝清末梁啟超、譚嗣同和歷代革命家大力宣揚,使墨家重新揚名於世。

http://www.xinmojia.com/forum/read.php?tid=3789

然而由於早期研究者都是儒生,以儒解墨,將墨家視為儒家激進派。畢沅翻韓愈說法:孔墨相通互用,竟成直至今天解讀墨子的方向標。也因為一直以來為了給革命主張找一個國學基礎。再因為後人沉醉在虛幻的榮譽中不能自拔,在錯誤的道路上鑽牛角尖。墨家被嚴重曲解。墨家最大的悲哀莫過於:一代代青年人喜歡上墨家,進入社會生活後又對墨家學說產生疑問,只保留對墨家人格的敬仰。

【墨子思想包含有深刻的矛盾。他自苦利人,精神崇高,但帶有若干空想成份,難於為多數人接受;他要求平等的政治權利,卻又有著專制主義傾向。這些都反映出小生產者思想的特點。從這方面也具有重要意義】,是對墨家的固定思維。筆者07年以來觀察墨家的情況,見到一波一波年輕人進來又出去。覺得有必要將墨家的理路寫清楚。

過去對墨家的錯誤吹捧現在已經是毒藥。墨家不但不是儒家激進派,而且是華夏傳統治道的繼承和發展。不但不是專制,而且是最深層的自由。筆者對自己的表達能力一向自卑,並沒有寫東西的欲望。開始只是隨便寫寫對尚同對墨家思維特點的認識,後來在墨家學子們的鼓勵下越來越想寫得更清楚一些。感謝各位的鼓勵,本系列《墨家的理路》希望達到從思維方式開始的正本清源目的,並以現代視角去解讀和評價墨家學說。我們必須認識到,老墨才是華夏傳統治道的繼承者。但墨家學說又沒有拘泥於治道,將華夏傳統治道發展成為社會構建學說。

解讀一個學派,不能看主張表面的那些字眼。同樣一個‘民主’,有近乎無數種內涵,其理路大不相同互相矛盾。孔子講‘仁’,墨子也講‘仁’,用詞一樣,理路不同,內容也不同。所以要分辨學派要看其如何認識世界,這才是根本的東西。康得的時代,人們已經認識到本體論是一個學派的根本。現代人們認識到認識論才是更基礎的東西。而認識論又分為可知論和無知論兩種。配合各自不同的先驗認知,得到各自不同的主張。儒墨的分歧是根本性的,有本質的不同。

儒家屬於可知論傳統,而且儒家總是把自己放在仲裁者的位置上,否則如何解釋他要找一個“中”,他能找到一個“中”?儒家的本體論是“推己及人”的、以親親之愛推理出來的仁愛等道德體系。後期發展出來的“天人合一”、理學、心學都包含“推己及人”因素。現代有的儒家思維方式的人,把西方聖賢看做聖賢可能不再尊孔。但他們還是把西方聖賢當框框看。與儒家自認仲裁者不同,墨家人只把自己看做其中一個主張者。以老墨為代表的無知論傳統,必然是經驗主義、功利主義、工具理性。必然有在尊重傳統基礎上小心求變的特點。

我們解讀經典,最低目標應該是讓經典能自圓其說——內部無矛盾。這些經典本身就是能自圓其說的。不管該經典內是否存在錯誤觀點,我們決不能以自己觀點美化、扭曲、修改該經典。至少要保持該經典本身理路。解讀一部經典還需要注意公孫龍子最早提出來的:物有所指。不能用沒有實指或者實指不明的概念去解讀其他概念。特別是被解讀的概念本來就有實指,絕對不能。

比如墨家《尚同》解讀的問題。尚同說:王之所是必是之。那麼王的那些‘所是’是什麼呢?如果墨家沒有說,可以通過當時的社會情形推測。然而《尚同》篇接著就說了那些‘所是’是什麼東西,是通過從下到上層層提取的共識。那麼就不能再以儒家的腦子講專*制了,墨家尚同實際講的是君王要嚴格執行社會共識所形成之法。很明白的道理,可是不懂物有所指的道理,就很容易變成各說各話。達到自洽和實指兩個標準後,自己加一些溢美之詞則是個人所好、無傷大雅。

墨家有自己獨有的一套本體、邏輯和詞彙,與先秦其他各家不同。墨家的邏輯學已經達到很高的水準。墨家率先認識到構築一套認識論、邏輯對學說嚴密性的重要。墨家僅有不到60篇文字存世,其中最關鍵的就是保存了《經上》《經下》《大取》《小取》幾篇。這使得我們能夠擺脫儒家二千年壟斷的限制,真正讀懂墨家學說。儒家二千年的壟斷,使得中文所有詞彙都帶有儒家含義。

墨家名辨篇目的撰寫,這一超越其他各家的卓識,為現代墨家的重現提供了可能。我很奇怪,明明墨家自己提供了名詞解釋,為什麼大多研究者寧願大段引用儒家的文字而不願採納墨家自己的語言。用儒家概念看墨家,看到的只能是儒家罷了。《墨家的理路》系列中會有比較多的儒墨對比,也是不得已而為之。不將墨家理路與浸淫國人2000年的儒家對比,難以避免用儒家的思維方式看待墨家。國人在儒家氛圍中時間太長了,思維方式難免是儒家的。另外,筆者在解讀墨家時,特別注重各學派對墨家的評價和辯論。有對比才能知道自己。

儒家概念和思維下,對墨家的誤讀主要有以下幾點:

1、沒有認識到墨家上天、鬼神、非命的“絕天地通”、不能“人神混雜”的結果,必然是無知論。沒有人可以代言上天,也就沒有人能掌握真理,這就是無知論的根源所在。

2、雖然認識到墨家是經驗主義、功利主義學派,但沒有意識到經驗主義、功利主義的根基,必然是無知論。認識不到墨家是無知論傳統,就不可能理解墨家的那些主張。

3、沒有正確理解墨家認識論和方法論中所包含的無知論,也沒有將已經正確理解的“類”“同”“比”等概念,和“以類行”、“三表法”的方法論運用到對墨家的解讀中去。

4、有意無意回避墨家義利合一於人性的,有趨利、趨義內在驅動力的人性論。也就拔掉了墨家整個理路的其中一個支柱。將墨家理論置於單純付出的空想狀態。

5、不願意面對墨家賢者富且貴的主張,不願意面對墨子大工匠、手工業經營者身份。一方面是為了繼續回避義利合一,一方面也可能是因為想不通為什麼墨家會有這個主張。導致對尚賢主張的誤讀和所謂的平均主義。其實墨家要求的是“德能兼備者所有和經營”罷了。

6、不願意面對墨家維護封建制、維護自治制度、否定行政大一統的事實。【古者天子之始封諸侯也,萬有餘;今以並國之故,萬國有餘皆滅,而四國獨立。此譬猶醫之藥萬有餘人,而四人愈也。則不可謂良醫矣】。非攻的結果必然是保持原先始封諸侯,萬有餘的局面。尚同篇也提到天子分封諸侯。還有荀子“墨家不知一天下”評論。都可以說明這一點。

7、沒有正確理解《尚同》篇描述的以法律實踐為源、民眾參與立法的法律制度。這一點與上述第6點一起,共同導致了“墨家專制”的誤讀。

8、認識不到前面7點,也就認識不到墨家有一個多麼寬容和開放性的理論體系。直到17世紀都可能領先於世界的理論體系。

墨家墨家以天志為本,皆天臣、兼相愛、不相攻攻、交相利、志功為辯五大超法律原則是從天志推出的先驗。這是墨家本體論。墨家的認識論,講究聞說親,也就是學習、推理辯論、親歷(包括實驗)。墨家認為人是不能認識事物的全部的。所謂石之兼、盈堅白,就是說我們只能認識片面,全部的屬性是大於我們的認識範圍的。也就是說,人根本無法知道天志的真實,只能是推理和階段性成果。

君親師均不可法,堯善治、在諸古、而異時、說所義。注重經驗又不拘泥經驗。墨家的方法論,極注重實踐和思想實驗、注重經驗(考興衰)、注重邏輯(說出故)、注重與現實結合(慕萬物、比群言)。墨家的邏輯特點是,將事物的屬性抽象、分類,所謂類邏輯——“以類取、以類予”。墨家方法論集中體現在墨家“三表法”中。有了這些基礎,才好繼續理解墨家。墨家總的精神是兼愛,是人格平等,是以社會合作(交、相、交利、互助)、促進各人利益為目的,以義(社會共識)為實踐,形成以信(包括言行如一)為首義,先行、互助、自強為特點的道德體系。這種道德體系是屬於工商遊民的,整個體系明顯的以合作、交易為核心價值的痕跡。墨家講大利,‘大利’正是兼相愛、交相利、不相攻那個‘相’字,也就是以合作促進各人利益。墨家講‘大義’,‘大義’就是在合作和各展所能。所以在墨家語境裡,義利密不可分。義利在墨家人性論中就密不可分。

在這種墨家基本認識的基礎上,墨家認為社會需要有法儀(法治秩序)的保障。而又因為兼愛(包含平等)的精神,和各人認識、利益有所不同的現實,進而主張民眾參與立法、為政者嚴格執行法律的法治——尚同(同是類同,也就是共識)。墨家尚賢,是兼愛平等、尚自強、各展所能、秩序的必然。並且通過階層流動的方式保持封建首領經營者本色。

這是墨家對政治結構的設想。墨家結合當時貴族階層浪費成風,不顧平民死活的現實。提出節用、節葬、非樂等主張。墨家要求為政者節儉,自己就得先做榜樣,表現為自苦。非樂、自苦是因應現實,要求為政者保持經營者本色,而非教條。墨家的最高社會理想是一個互愛、互利、合作、互助的社會。而且墨家講君親師均不可法,堯善治、在諸古、而異時、說所義。和完整的本體論、認識論基礎。構成一個能隨時代進步的開放性體系。

墨家學說可能是中國古代最偉大的創造。墨家的邏輯學和機械、城守等學問的水準相當不俗,是領先時代的尖端。不過,我還是更願意說墨家的社會學說才是墨家學說最精彩之處。本系列《墨家的理路》以現代社會學說習慣將墨家學說進行了整理。目的是系統化、邏輯化,線索化,方便讀者對墨家進行理解。方便讀者正確認識墨家的內在邏輯和理路,認識到2000多年前的墨家曾經有過多麼偉大的創造。在本系列的最後還附有一個《墨家三字經》希望人們在讀《墨家三字經》的時候,能聯想到本系列所講述的墨家的理路。與流行的解讀不同,筆者在《墨家的理路》中展示了一個不是用屁股思考的墨家。

【天下無人,子墨子之言也猶在】。為什麼天下無人,子墨子之言仍然能存在?正因為子墨子與蘇格拉底一樣,基於自己身份的便利,廣泛接觸和理解包括君侯和賤民在內各個階層,實現了天下共贏的社會理論設計。也因為墨家人將立信做為社會道德、規則、自身行為的基礎;以身戴行、以實正名,樹立的偉大人格。歷史必然不能忘記曾經有那麼一個偉大的墨家,無論什麼人都不能不為墨子、禽子、孟勝等墨家人物的事蹟動容。墨家不是靠動嘴皮子自吹高尚而留名。

 

墨家版主:鄧開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3bf395d7a3e9558b8d018820bbd29cb1

新墨家漫議 
作者:孫以楷

http://www.chinamozi.net/news_view.asp?id=1259

 

一、新墨家學派的必要性

當代新儒家出現於上個世紀新文化運動之中和之後。面對新文化運動西方文化對儒家文化的衝擊以及“全盤西化”的文化傾向,一些學者以維護中華文化命脈的擔當者的身份出現,對儒學做出了新的解釋。他們試圖在重新解釋的儒學中融進現代民主與科學的精神,把儒學推進到新階段,使之適合當代要求,實現舊邦新命的變革。

當代新儒家雖然並未能構建一種完全適合當今社會的新的儒學體系,雖然未能由內聖開出新外王來,但是他們確實形成了各自的學說。

面對當代新儒家的理論成就,歷史上一貫與儒家互補的道家,顯得缺乏生氣、缺乏抗爭精神。雖然董光壁先生撰寫了《當代新道家》一書,但書中被稱之為新道家的人物,並沒有自覺為當代新道家的意識。但是,當代許多學者確實在探討道家的現代價值的過程中,不斷用當下時代提出的可持續發展問題、人與環境問題、科學與人文問題……去觀照道家學說,“當代新道家”似已呼之欲出。
中國傳統文化的理論根基是道家,而主體則是以儒道互補為核心的百家會通。復興中華文化是中華民族全面復興的題中應有之義。中華文化的復興不應當只是儒學、道家學說的復興,而應當是諸子之學的復興,包括新墨家、新法家、新名家的復興。21世紀應當是新的百家爭鳴的時代。

二、新墨家學派的可能性

中華文化具有諸子互補多元文化互動的優良傳統,實現中華民族的全面復興,文化復興是靈魂,而中華文化的復興決不是新儒家、新道家……一家所能擔當的。獨尊儒術是一種偏執,以獨尊自喜而輕言排斥異已,則是一種狂妄。墨家學說可以在以下方面揚己之長補人之短,新墨家理論有其生存的空間,新墨家不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

(一)、天道觀

道家:偏向本源生成意義上的天道,突出其自然無為的本質,是一種天人合一的自然主義天道觀

儒家:偏向主體不能認知與掌握的天命,一種客觀的盲目的必然性。當宋儒提出天理作為宇宙本體後,儒家的天道觀成為一種天人合一的倫理本位的天道觀。

墨子的天志實質是強調規矩、秩序,並把它昇華為天志,是一種天人合一的工具理性的天道觀。這種天道觀可以克服道家偏執自然無為容易導致的失落,也可以補儒家偏執倫理人文而導致的非科學的缺失。

(二)、人道觀

道家:老子說域中有四大,而人居其一。道家以自然主義率先抵制與超越了神學觀,是春秋戰國人的覺醒的第一聲。道家強調人與萬物為一體,從中自然匯出平等的觀念。道家主張人“貴獨”,人“自正”,民自正即可自富、自化。這裡蘊含著個體獨立和民自主的價值觀。

儒家:孔子建構了仁學,仁學即人學,仁者愛人的精神以其強烈的人文主義有效地抵制了神文主義。但是仁者愛人,是有差等的愛人,這種差等主要是人的身份的差等。從儒家的仁者精神難以匯出為當代社會所需要的平等,更難匯出自由的理念。

墨子的兼愛宣導無差等地愛,愛一切人。所謂無差等,主要是指社會地位,特別是出身身份的無差等,並非所有方面絕對無差等。墨子並沒有取消財富的差等、人智的差等。而這種身份人格的平等與財富、才智的差等觀念,正是當代社會所需要的。

(三)、政治化

道家:原始道家與儒、墨一樣承認君主制,承認君臣之義無所逃於天地之間。但是,理想的君主應當是抱道守一的,一切按道辦事,也就是無為而治,無為而無不為。理想的君主以百姓之心為心,按民意辦事。理想的君主貴重生命,是為天下而貴身;愛護生命,是為天下而愛身。理想的君主,人民似乎並不知道他的存在。也就是人們是順心隨意地生活,沒有什麼人來宰製他們。這有些像君主立憲制的虛君說。

儒家:儒家是封建君主制的忠誠維護者。君秉承天命,君命不可違。臣不是世襲的,應當是有德才者居之。君臣之間應當是君義臣忠。君承天命,不一定都有高度的智慧與才華。所謂“天縱之聰”,只是奉承語言。治國主要靠臣僚的才智,舉賢才是儒家的重要主張。君臣兩立,以民為本,這是儒家為封建制度提供的基本政治架構。

墨子的尚同說維護了天子的地位,但是天子是由眾人推舉而來的,不是天命的。這種天子必然要有出眾的品德與才智,也一定具有很高的威望。天子需要三公輔佐,三公也是推選出來的。三公也必然是有德有才之人,尚賢是墨子政治學說的核心。尚同、尚賢近似推選說,而不是普選制,但它有廣泛的民眾基礎。

(四)、經濟觀

道家:主張寡欲、知足,不贊成過多地積聚財富。道家所關注的不是社會生產力的飛速發展,而是社會全體成員溫飽問題的普遍合理的解決以及理想的生存狀態。

儒家:主張富民,反對平均主義。但是多言義而少言利,或者說重義輕利。儒家常常用道德理想主義取代對現實中經濟問題的解決。

墨家主張大力發展生產和節約,即強本節用,使民眾富裕。墨子特別重視強力(勞動)的作用,提出賴其力者生,不賴其力者不生的命題。他的“交相利”原則就是雙贏原則,更是當代社會中經濟活動普遍有效的積極原則。

與道家、儒家相比,墨子的經濟思想更切近現實需要。

(五)、和平觀

愛和平,追求人與人和睦相處,是中華民族的精神,是儒、道、墨的共同追求。他們都反對戰爭,但並不害怕戰爭,都嚴格區分正義戰爭與不正義戰爭。

儒家禮教以和的功用為貴,用忠恕原則去處理人際、家際、國際關係,用道義的力量盡力避免或制止戰爭。對於戰爭,儒家同樣具有一種道德理想主義的情懷。但是道德理想並不能遏止戰爭的功利追求。

道家認為兵者乃不祥之器,有道之人不以武力示人。老子指出戰爭造成了人間災難。老子認為消除戰爭的根本途徑在於消除人類的不知足的欲望追求,對於不可避免的戰爭,即使獲得了勝利,也要以人道主義的態度對待,用人性去關愛和哀悼戰爭中的陣亡者。道家從天道與人道的高度認識戰爭、反對戰爭、對待戰爭,但缺乏制止戰爭的具體方案與措施。

墨子反對非攻。其非攻的理論依據是人性的兼愛,是利害的剖析與較量。墨子認為只有讓發動戰爭的人認識到不可能通過戰爭獲取利益,或戰爭帶來的是利小弊大,才能制止戰爭。

就當今世界的現實而言,墨子用來制止戰爭的方法,可能更實際一些,但也必須與儒道戰爭觀結合而行。特別需要指出的是,墨子早在兩千多年前,就已經對主權與人權的關係,做出了回答。古今中外發動戰爭的人總是為自己尋求正當理由,其中之一就是“救民於水火”。他們往往不顧對方的主權,肆意發動戰爭。墨子表達了主權高於人權的理念,這對於揭穿謊言制止戰爭,是很重要的

墨家在眾多學科中都與儒、道互補互動,墨家的科學觀、邏輯學更是遠超儒學、與道家各自發展了人類科學認識、邏輯認識的一個方面。這些都需要深入地探討。離開墨家的中華文化是不完整的文化。離開新墨家,21世紀中華新文化的構建將是偏傾的文化。


 

墨家版主:鄧開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